笔雀网 > 穿越小说 > 开着房车回贞观 > 第六章 十尾活鱼

第六章 十尾活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(求推荐...求收藏...新人新书,稚嫩请多包涵!)

    昊天观...长安最宏伟的一座道观,虽然它是长安最宏伟的道观,可是里面的陈设却是十分朴素的。

    在朱雀大街上,还有一佛寺...金碧辉煌的琉璃瓦,朱红色的墙,巍峨的门楼庄严肃穆。门上“大兴寺”三个赤金大字,赫然醒目。

    寺中,许多墙壁和碑石上还保留着历代名人的诗词。每间佛殿门媚正中高悬金匾,门上雕刻着精美的神仙、花卉图案,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走进大雄宝殿,映人眼帘的是三尊大佛像,担露胸膛,双膝盘坐,双手合i面泛笑容,惟妙惟肖,生趣盎然。

    走过大雄宝殿便是大士殿,这里供奉千手千眼观世音。观世音对面是一尊金甲金刚,全身披挂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昊天观和这大兴寺一比,就真的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老君殿中,三清像前,长孙皇后虔诚叩拜,此次来到这昊天观中,长孙皇后别无所求,只求他的那位皇长子可以健康的活着。

    那位失踪的皇长子,是长孙皇后一辈子的痛,那晚贼兵来的太急了,太原城中,只有她可以振臂一呼,所以她只能只身前往城楼督战。

    只是战争赢了,太原的百姓保全了,可是她刚刚才剩下不到半个月的皇长子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三清在上...小女别无所求,只愿我那苦命的孩儿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我的孩儿活着,小女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,哪怕是小女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一遍一遍的祈求。

    话语之声,让一边看着的宫女和内侍都动容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...忽然外面一声轻传,跟着一位内侍走了进来道:“娘娘,百骑将领有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长孙皇后闭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外面来了一个野道士,带了一句话给娘娘听。”内侍小心翼翼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野道士?”长孙娘娘轻斥一声:“你们给我记住了,没有野道士,那是苦修的道长,好了...你让那位将领进来,我要听听那位苦修的道长给我带来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诺...!”内侍离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内侍带着刚刚那位在外面遇到袁天罡的百骑将领走进了老君殿。

    “末将百骑薛勇参见娘娘。”一进来,那位百骑将领立即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...薛将军,不知道,刚刚那位苦修的道长让你带什么话给我?”长孙皇后带着和煦的微笑让那位薛勇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额...!”薛勇顿了顿道:“娘娘,那位老道长说的话我听不懂,他只说了三个字,就是‘他没死’,那位老道长说,只要说了这三个字,您就会见他。”

    ‘哐啷...’一声,长孙皇后手中的杯子应声落下,摔的粉碎。跟着长孙皇后猛的从一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的喊道:“你说什么,在给本宫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啊...!”薛勇愣了一下,不过,很快薛勇赶紧的将袁天罡的话给说了一遍道:“那位老道长,让我告诉您三个字,就是‘他没死’!”

    “啪嗒...!”长孙皇后一颗眼泪落了下来,跟着马上用哀嚎的声音吩咐道:“快...快...快请道长前来,本宫要见道长,要立即见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诺...!”内侍领命,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融安县里桥村一条已经被冰冻住的鱼塘前

    “少爷...这里已经被冻住了,根本就不可能钓上鱼来...花姨娘根本就是故意刁难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池塘的冰,茜茜露出了愤愤的表情。

    原来就在刚刚,茜茜和李安将豆芽菜给弄好之后,那位花姨娘又不知道从哪里钻了过来,这次还带了一群乡亲,后来踩知道这个花姨娘以为茜茜和李安都死了,这是带着人来,直接想要将李安家能搬的都给搬走,这种人是真可耻,房子倒了,不想着里面有没有人会砸在里面受了伤,反而是想着要趁火打劫,这个花姨娘也算是坏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等这位花姨娘发现李安和茜茜没有死之后,一脸的哀怨升起,跟着就破口大骂...然后大吵大闹的说刚刚从李安家拿走的小米不够,让李安将他身上的一块玉佩给她抵债。

    这种毫无廉耻的要求,李安当然不可能同意,这玉佩李安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贵重,但是至少它是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留给自己的,怎么可能会给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李安站了出来,对着这位花姨娘道:“花姨娘,我家向你借了十斤小米,前前后后你已经让我和茜茜还了三十斤,现在还不知足,又想索取我的玉佩...花姨娘我想告诉你大唐是讲法理的地方,我一直迁就你,是因为你和我娘亲是姐妹,可是如果你还要咄咄逼人,那我就和你前往融安县大堂一次,即使你家男人乃是县中小吏,我也豁出我的一条命,请我们的老父母判判,你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预,周围的乡亲全都窃窃私语了起来,不过,这窃窃私语都是同情李安和茜茜的,主要是李安和茜茜实在是太惨了,这家也没了,米也没有,住的和吃的都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,居然还有人过来强行敲诈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...怎么可能不让人同情,只是同情也没有用,毕竟那位花姨娘的丈夫是县中小吏,虽是小吏,但那也有官门中人,平头百姓谁能招惹的起。

    “咦...!”一边的窃窃私语让那位花姨娘的眉头轻轻一蹙,要知道以往的那位李安是没有如此犀利的,以往的那位李安,木讷,老实...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,可是今天这个李安则是完全不一样,言语犀利,词锋藏针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安?”花姨娘看着眼前的李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...。”李安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位花姨娘,眼神之中微微透露着很强的不忿、

    过了一会,还是那位花姨娘软了下来,一是因为这位花姨娘要玉佩是名不正言不顺,二是花姨娘的丈夫也确实做不到县中一手遮头,三就是此时旁边的那些村民的窃窃私语,最终那位花姨娘没有选择硬来。

    而是看着李安道:“好小子...我和你娘亲姐妹一场,我也不想逼迫你,你不给我玉佩也可以,但是你必须要给我十尾活鱼。

    你家向我借十斤米是真的,你家茜茜也答应九出十三归,我这次给你母亲一个面子,给我十尾活鱼,如果你给不了,那就拿玉佩来还。

    要是你不答应,那你自去融安县去告,我一定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